未離開卻已想念

昨天坐在soc房里,和下莊聊天。聽他們講自己想做的post,都害羞不敢說自己的真實想法。我看到有幾個想做大post的都沒有明講。哈哈,想想我去年也是一副欲說還休的樣子。聽他們講正在籌備的recital,有個人提議唱”old McDonald has a farm”,差點沒把我笑死。

想起我們去年這個時候,也是在“傾莊”。十幾個不認識的人,來自不同的背景,爲了同樣的興趣和熱情,想要在音樂方面多做點事情。我們莊的背景很diverse.大部份是local,但是3個chair之中,我(內務副主席)是大陸生,EV(外務副主席)是留學多年中文極其需要提高的香港人,只有chair一個是純正的local.當時定post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也有一些快刀斬亂麻的現象發生,但是總體來講還是很和諧的。

我這一年,真的學到了很多。最直接就是廣東話。剛開始傾莊的時候,他們都說我話少。其實他們不知道,不是我不想講,而是我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怎麼講。我自認為語言表達能力還算不錯,但是會講一門語言和會用這門語言表達意思完全是兩碼事。再加上很多香港人都很aggressive,所以我很多時候就沒有爭取自己講話的機會了。

後來campaign的時候,他們又說我不會表達自己的意思,說我講話不夠清楚利落。當時我挺委屈的,我才來香港半年,就算是個語言天才,也沒可能用粵語發表思路清晰的演講呀!

再後來上莊之後,去book房,又被學生會和文娛中心的staff說我講話不清楚。有段時間挺“灰”的。而且當時對很多local的做事方式不能理解不能接受,choral方面又還沒有理出個頭緒,整個人都很悲觀。當然,我知道我這個人有時候做事太認真,不懂得變通,不懂得給周圍的人留餘地。

而現在,當我們的下莊組成他們的集體的時候,我不禁感慨一年的合作可以鍛煉人的思考能力和行動力。一班人合作一年不是一件易事,所以一開始的合作夥伴一定要找好,要不然磕磕絆絆太多可以積累成成見。很多事情是需要旁人給信心的,如果莊友對我沒有信心,我也不會有這麼大的進步。

前兩天我找了《蘆花》的譜子,準備在recital上唱solo.給Viviane看了看,想請她幫我伴奏,她很開心地說:“得啦!我會勤力練ga la!”當時我很感動。

當我和potential下莊聊天的時候,他們問我:“IV是做什麽的呢?”我除了很standard的book房那些,還會跟他們說“要保持莊友關係好好呀”“要關心我哋choir未來的發展呀”之類的很general的東西。當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我已經意識到,我自己不是一年之前的那個自己了。很多事情只有嘗試過才能有感想,才能知道它會給你帶來什麽。我上了一年local莊,才知道原來mainland上local莊有很多invisible barriers.進過了biase之後,才知道這世界上不是全部人都對自己那麼友好的。不過既然我已經盡了全力,也必然不會後悔。

我在Union Choir,得到了音樂上的享受,更塑造了一個更好的我。現在覺得,這一年令我最感動的,不是我們把一個concert辦到完美無缺,也不是我們勁過飯大家吃的有多開心,而是我們在一起見證音樂的力量,在一起成長,做更好的自己。以此小文共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