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于是我在深夜,突然想回忆一下自己和民歌的不解之缘。听着谭晶和陈奕迅的《龙文》,觉得由心底里地充实高兴。

记得小的时候,我学唱歌就比别的孩子学得快。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教两遍我就会了。在幼儿园里,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活跃的孩子,总是坐在角落默默地看书或是画画。为了不让我变成自闭儿童,妈妈把我送到了音乐启蒙班。

这大概是六七岁的时候,小孩子的记忆实在是不可靠,现在回忆起来的,也只不过是老师在黑板上画下的高音谱号而已。还记得我每次都是坐在第一排,拿着一个小本子认真地记着老师讲的话。

四年级的时候,我参加了市里的少儿合唱团。刚开始的时候,我因为唱得不够好,只能练但不能演出。每次见到团里面的女孩子为即将到来的演出而兴奋地讨论的时候,我就羡慕得不行。好在努力总有回报,半年之后我成为了正式团员。于是我也有机会在市里最大的剧院演出了。团里的纪律很严格,如果训练迟到,就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在黑板上,让大家嘲笑。排练室并不大,也不漂亮,但是我今天回想起来,仍然记得大大的格子窗户和深红色的窗帘。每周三个小时来回,三个小时排练,很累但也很开心。排练结束之后,妈妈总会给我买点街头小吃作为奖励。现在在街上再见到这些小吃,好像没有了当时的激动。

再后来,高中的时候正式学习民族唱法。艺术学院的老师很严格,让我拿着小镜子看自己的呼吸,稍一不对她就呵斥:“小舌头又冒出来啦!”。声乐的呼吸是很讲究的,而我当时却没有用足够的时间练习,造成我现在唱歌时有气息上面的问题。我跟这个老师学习一年多,尝过的最难的歌,也不过是《牧羊曲》。《小草》,《大海啊故乡》,许多看似简单的歌,其实都是很难演绎的。老师曾经说过:“你的性格啊,就是太不积极了。如果你不积极,气息当然是不够的。”遗憾的是,我至今也没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随着自己慢慢的成长,希望能有所好转吧。

前两天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一首台湾民歌《六月茉莉》,是我在一本民谣选集上看来的。歌曲每段四句,总共四段,将茉莉花的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那一段时间,我在收集自己喜欢的民歌,然后把它们誊抄在一个笔记本上。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下来。

小时候喜欢的《兰花花》《映山红》《小背篓》等等,现在都算是过时的老作品了吧,没有市场了吧。现在真正喜欢民歌,愿意了解民歌和民族文化的人,又有几个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