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

今年的端午似乎特別沒有氣氛。也許是身在美國,聖地亞哥的華人群體頗為壯觀,但是很多已經是ABC,大概完全沒有這個節日的概念了。

在廚房里,和韓國室友Gina聊天。說起粽子的時候,她興奮地說:“Oh, we have similar food in Korea!” 我覺得奇怪:難道韓國也有端午節?再一問才發現,她所說的是月餅。都是sticky rice,都是have something inside. 我問她知不知道什麽是dragon boat,她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於是我就蹩腳地用英文給她講了端午節的來歷。聽完之後,她表示“very interesting”,而且特別表示對粽子很有興趣。好吧,我就知道所有的節日美食都是關鍵。

想起昨天同樣是和房東Eileen講屈原的故事,怎麼說都說不清古代文人報國不成的無奈和悲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英文太差了呢?連粽子的英文都不知道怎麼說,全程用手比劃著說“this thing”,想來都很尷尬。當我說到人們紀念屈原的方式的時候,Eileen表現出一副很touched的樣子,隨即說:“I think the food shall be good!” 好吧,又是food.

我想我是無處訴說在端午時節突然襲來的思想情懷了。去年此時在香港,香港仔有港大校友會的龍舟比賽,我沒有去看。後來看到同學們的照片又覺得氣勢非凡,後悔沒有親身體驗。我想dragon boat和hysan hall的dragon dance性質應該相似,都是在團體合作中獲得快樂。

今年好多人都被quit hall了,所以校內上很多租房帖。我這個潛之又潛的hysanian, 居然成了碩果僅存的幾個中的一個,不知道是不是choir的experience起了作用。但是下年住Hall我多少還是做點貢獻吧,煲煲樓湯什麽的應該也不會難道哪裡去。只是各位local們總是容易過度激動,以至於一個簡單的樓湯要花費一個晚上的寶貴時間。可是現在想想,回去就見不到已經畢業的ar Pun, 肥va, 肥仔等人,覺得還是挺捨不得。也許hall友就是這樣一種溫暖的存在,不用說太多話,但是有什麽忙大家還是會幫。

facebook上莊友在BBQ中tag我,好感動。我也好像和他們一起去了那個郊野公園,幫Felix生日,一起玩非常傻的各種遊戲,不亦樂乎。全莊人,除了我和ar Fa都在場。看到了某人如巫婆般的笑,覺得特別親切而想念。看到了種種熟悉的動作和笑容,似乎從來都未曾遠離。Maria姐姐在校內上留言,說道“好想和你一起唱!”22號的日本慈善賑災音樂會,我為你們祝福。有的時候真的覺得你們的力量是如此的強大,或者說香港人這種“搏盡”的精神讓我觸動。

這半年一直努力奮鬥的兩件事,都有了稱心如意的結果。只問耕耘,不問收穫,收穫也不會差的。

端午快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