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终总结

今年是我在美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过感恩节和圣诞节。我们认认真真地把礼物摆到圣诞树下,认认真真地拆开给彼此的礼物。看到对方欣喜的表情,心里觉得很温暖。

不知不觉,又一年过去了。

这一年对我来说,是充满戏剧性也充满成长的一年。学业上,我感受到了学术研究的挑战性,也明白了过度的完美主义只能创造焦虑而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生活上,一段感情的结束和另一段的开始让我明白了不是所有幸福的开始都有美满的结局,真正长久的感情需要个人的成熟作为基础。

事事都有两面。这一年的种种戏剧性让我学会了如何在迷雾中保持自己的方向。年初的时候我在手机里装上了Insight Timer的app, 每天早上冥想5分钟,聆听内心的声音,增进对自己的了解,也更能看清他人的喜乐。学业上的焦虑令我和师兄师姐增进交流,更加明白PhD是个不断超越自己的过程,享受旅途和追求结果一样重要。

这一年,我重拾声乐这个爱好,在Duke开始跟一位老师学习歌剧演唱。学期最后我竟然能稳稳当当地唱到B minor,在几十个人面前表演也不会腿脚打颤,想想也是不小的成就。

这一年,我开始练习普拉提(pilates),坚持一周练习一到两次。这项刚柔并济而充满美感的运动让我变得更轻盈,更有活力,也更自信了。在此鼓励大家尝试!

好友们各有各的生活:有的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忙事业,有的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幸福地安顿下来了,有的还是浑浑噩噩不知每天在忙什么。我这一年最大的感触就是: 单纯的比较是毫无意义的。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而且勇敢地去追求,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工作与爱情都是如此。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在2016心想事成!

 

Advertisements

【摘抄】在黑暗中并肩行走

大约十年前第一次读到周国平的“在黑暗中并肩行走”这篇文章。PhD生活开始了两个月,越发觉得以下的两段话十分有道理。

I

相爱的人们也只是”在黑暗中并肩行走”,所能做到的仅是各自努力追求心中的光明,并互相感受到这种努力,互相鼓励,而”不需要注视别人的脸和探视别人的心灵” 。

II

在最内在的精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爱并不能消除这种孤独,但正因为由己及人地领悟到了别人的孤独,我们内心才会对别人充满最诚挚的爱。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样的。然而,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 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此了。

孤独并不可怕。认识到人在本质上都是孤独的,我们便也更加接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平和境界,拥有了更为强大的内心。

近来

许久没有写中文的博文。前不久一位朋友问我为什么,我回答说:“因为想锻炼自己英文写作能力啊。” 其实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太懒,习惯了英文,便也少了用母语写作的动力。可在这个阳光灿烂的周五下午,坐在Bryan Center舒服的大椅子上,听着Beatles的Let It Be, 我突然想写写近来的感悟。

二十出头的年纪,谁不是在奋斗呢。读书的人,很难理解工作的人的心态,认为他们没有理想,功利,市井。其实梦想,很多时候何尝不是一种奢侈呢?人之为人,首先要在这个社会找到一席之地,才能谈理想谈抱负,否则“理想”也只是空想罢了。我一直都佩服脚踏实地努力实现自己目标的人。这样的人,无论走哪一条路都一定会成功。

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见。身边的人都在做一件事并不能成为你做这件事的理由。如果心中没有一个明确的理由,永远都会有迷失的感觉。如果不能do what you love, 那么就love what you do. 旁人的建议,多多少少都是对于他们自己经验的反省:不可不信,却也不宜轻易全盘采纳。

孤独没有什么可怕的。这个年头每个人都在从别人身上汲取“正能量”,殊不知把自己变成“正能量”的集中地才能获得长久的快乐和满足。有多愁善感的时间,不如多看些书多认识些朋友,多多充实自己。

前不久,一个大我一岁刚刚结婚的学姐在网络上写道:

过去的人生曾经有几种放不下,最大的一个就是放不下自己设定的原则,次次都是被自己的门槛拦住,一个人在内心战争,在别人眼中或许只是云烟。第二就是放不下 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人为造成压力,活活被气个半死不说,在别人眼中也许还是云烟。第三个放不下的,就是经历过的事情在一起经历过的人眼里真成云烟,其实人的记忆和所投放的感情之间真有那么夸张的联系?

她的平和稳重,让很多人羡慕。其实成长就是不断摔打不断历练,慢慢懂得怎么在理想和现实中找平衡的过程。很多人,很多事,都是缘分使然,强求不来。这世界这么大,有多少人能真正了解对方呢。我们能做的,大概也只是珍惜眼前人,做好手中的事,接受生活的种种不如意,尽我们所能发现点点滴滴的美好吧。最后给大家推荐一首好听的歌。周末快乐!

天涯共此时–记于2012年中秋

这是一篇迟到的中秋感慨文。今年的中秋基本在图书馆和economics graduate lounge度过。忙碌之中,能够坐下来和室友们享受在中国市场买来的冰皮月饼,能够和爸爸妈妈视频,得知家里一切顺利,已经是莫大的幸福。

每个人对于graduate school 的期望都不同。前几天和一个已经工作两年的埃及女生聊天,聊到她们国内的不平等和贫富差距,她说这就是她想要通过学习经济去研究的东西。可是她因为已经工作了两年,需要付出很多时间熟悉数学和统计,很多时候觉得沮丧。但我觉得她因为有了工作经验,对于很多问题的看法比我们这些二十岁出头的小孩子都要深刻。我的另一个同学在美国海军当了4年的军官,曾经驻守阿富汗. 身为军人,他有过人的自制力,学习非常刻苦。幸运的是,他学费的一大部分都由美国政府资助,极大地减轻了经济上的负担。他虽然比我们大多数人年纪都大,却把姿态摆得很低,经常请教其他人一些technical 的问题。我和他一起讨论的时候,经常感到自己对于所学知识掌握得是多么不扎实。有梦想是件很美好的事。能够和有梦想的人一起共事,更是一件幸运的事。

表妹在学唱歌,前两天把美国小女孩Jackie Evancho唱的歌发给我 ,还说“姐姐,能不能把你唱的歌录下来,让我听听你现在的声音是什么样子。”现在我每周仍然坚持练歌,希望能让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好,能够演绎不同类型的歌曲.

今早刚刚得知,原来香港昨天的渡轮沉船事件中一位遇难者是曾经和我一起爬山的朋友,不仅扼腕叹息。一个朋友在他的涂鸦墙上写道

“你快D返來同大家報平安呀…唔好嚇我地呀!你仲未有女友, 未結婚, 未減完肥的!~ 我話過, 你減唔甩個肚腩, 我仲要摸你肚腩的…”

人生无常,所以我们要珍惜自己所拥有的,热爱生命,好好生活。

香港再见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大陆某个青春作家的一篇小说题目“江湖再见”。离开香港的时候,竟然有相似的感觉。今天和好朋友在湾仔的小路里找山楂茶店铺,走过喧闹的街市,经过高楼大厦,有种难以言表的亲切感。三年,足够让人对一个地方产生依恋。我感谢这个城市,因为是它让我成为一个更加强大的人。

香港有吃不完的美食,有光鲜亮丽的夜生活,适合追求刺激的年轻人。在一个浮躁的年代,用青春体验一下“狂欢”过后的空虚感,才能知道自己是否享受这种生活。在香港,很多人期待着忙碌过后的放纵,却鲜见对于内心充实宁静的追求。快乐建立在如此脆弱的基础上,也变得稍纵即逝。忙,只是因为身边的人都在忙。这样的忙碌是种沉重的压力。我不能说我在香港不快乐,但我很少感到内心的安宁,更少感到平静的幸福。在圣地亚哥交换的时候,每天的生活就是从学校到家的两点一线,也不觉得无聊。我经常坐在客厅里和女主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讲讲生活中的趣事,说说人生的理想。也曾坐在厨房里的高脚凳上,一边细细品尝着新鲜的牛油果,一边看着落地窗中洒下的日光。

值得庆幸的是,在香港,我有几个不同的朋友圈子,可以发现自己性格的不同方面,也让紧张的生活中有些调剂。

上庄的那一年,用一句话形容就是“痛并快乐着”。在Union Choir, 我不仅学会了更加有效地安排自己的时间,保证了自己在繁忙的学业中仍可以坚持练歌,而且更加近距离地感受到了音乐迷人的创造力。我们十二位庄友,在教每首歌之前都要练习旋律,直到熟稔于心。我们还会一起讨论声部之间的动态配合以及旋律之中的强弱处理。经过这样的加工,纸上的音符便变成了灵动的歌曲,实在是很奇妙的事情。

和香港本地学生的相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经过三年,我才发现,很多时候大家的看法没有孰对孰错,只是不同的做事方式会导致不和。很多时候我们都在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却全然不知。我们认为别人不够理解自己,可是反过头想想,我们是否也在强求别人呢?我想,身为少数群体,我们最不应该做的就是给自己贴上“与众不同”的标签,用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去评价别人的行为。如果想融入一个新的圈子,首先要学会尊重和理解,其次才能有效的沟通,建立友谊。是上庄的那一年,让我成长为一个真正懂得团队合作的人。今年大年初三,我们全庄聚会打边炉。我跟着大家一起在湾仔街市买菜,在佳宝挑汤底,在厨房里洗菜切菜,一起研究煮汤圆应不应该放姜。那时候,我觉得香港对我而言,不再是一个冰冷的城市,而是一个温暖的家。

最后一年,我认识了几位喜欢行山的朋友,周末去新界或者大屿山走走,慢慢地,也发现了香港自然温馨的一面。

立春香港凤凰山

二十出头的我们,是时候开始学会生活。其实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完全安逸的避风港。每个地方都有独特的魅力,等待着我们去发觉。无论在哪里,拥有一颗乐观坚强的心,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我们在异国他乡经受考验的同时,也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

温馨

我做家教的那戶人家,有一種溫馨別致的氣氛。今天一進門,就看到門背後貼著兩張孩子的畫作。稚嫩的筆法寫著“Daddy, I love you!” ,滿滿的愛仿佛要溢出來。客廳的桌子上擺著各種家庭照,中間偏左擺著男女主人公的結婚照。照片里的兩人已不年輕,也並非濃妝豔抹,可是在教堂前攜子之手,共賞夕陽,舉手投足間充滿默契。

書房的牆上掛著兩個巨大的相框,裏面裝著各種各樣不同時期的家庭成員們的照片,從孩子們的祖父母抱著孩子媽媽的嬰兒照,到男女主人一起爬山一起行游世界,再到兩個孩子出生爸爸媽媽抱著孩子的照片。匆匆一瞥,便好像窺見這個家庭的歷史。每一次去做家教,我都忍不住多看幾眼。那些照片里沒有絲毫矯揉造作,在自然的美景中,人也顯得閒適自得。

客廳里最顯眼的地方,放著小女孩的畫作。簡筆劃,毫無技術含量可言,卻有種天真爛漫的情調。記得我第一次去他們家的時候,久久凝望一幅畫,女主人笑了笑,說:”Caitlyn drew it. She loves drawing.” 眼中全是母親對女兒的愛。因為愛所以珍惜,所以想把每一寸光陰都記錄下來,留待日後慢慢咀嚼。

以前我總是覺得這座城市太冰冷,人與人之間太疏離。現在才慢慢發現,原來溫馨和美好是可以而且應該由自己來創造的。

再聽 Danny Boy

由於正在準備女生小合唱,最近我一有空閒時間就思考這首民歌的意思。在此附上英文歌詞和我自己嘗試的翻譯。

Oh Danny boy, the pipes, the pipes are calling                 哦,親愛的丹尼,當悠揚的風笛已經吹起,
From glen to glen, and down the mountain side                越過山谷,翻過群山,來到你身旁
The summer’s gone, and 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             盛夏已經過去,落紅無需煩憂
‘Tis you, ’tis you must go and I must bide.                        而你即將離家,我卻孤獨留守

But come ye back when summer’s in the meadow            請務必回來看我,當夏日綠草茵茵
Or when the valley’s hushed and white with snow              或當冬日的山谷白雪皚皚,寂靜無聲
‘Tis I’ll be here in sunshine or in shadow                           我會在陽光或在樹影中迎接你
Oh Danny boy, oh Danny boy, I love you so.                     因為啊,親愛的丹尼,我是如此愛你

And if you come, and all the flowers are dying                   若你到來,鮮花已然枯萎
And I am dead, as dead I well may be                                     而我已經逝去,只因生命也有定期
Ye’ll come and find the place where I am lying                   請你找到我埋葬的地方

And kneel and say an “Ave” there for me.                              輕輕跪下,默默為我祝福

And I shall hear, though soft you tread above me          我會聽見,你輕柔的腳步踏在我的墳頭
And all my grave will warm and sweeter be                       這冰冷的墳墓也會變得溫暖而甜美
For you will bend and tell me that you love me               只因你會俯身,告訴我你愛我
And I shall sleep in peace until you come to me.             而我會寧靜地守候著,直到你回到我身邊

讀了許多遍之後發現,這首歌講的分明就是父母對於兒女離家既不捨又祝福的複雜心情。我之前居然僅僅認為這是一種“溫暖”的感情,看來的確不懂父母的心。直到前兩天和父母聊天,聊起未來眾多的不確定因素和我的小小擔憂,才發現作為父母,希望的只是孩子能夠健康快樂地生活而已。父母也會老,也需要照顧。可是生命的獨立就註定意味著分離。於是父母帶著滿心的祝願,送兒女們踏上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