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心情

周六即将踏上回家的旅程,这几天倒没有激动的心情,反而有些不安。不知为何,思维总是下意识地跳过在家的时间,跳回香港。这让我有点害怕,害怕回到那种巨大的压力之下,害怕在紧张的步伐中迷失了自我。

昨天在UCSD的校园里转了转,拍了些相,留作纪念。偌大的校园,因为是假期,很空旷。凉风习习,圣地亚哥的夏天更像秋天。道路的两旁高大的树木,蓊郁清新,生机勃勃。这个校园,能让人的心静下来。但有时又觉得太静,想念港大Run Run Shaw平台上社团摆counter吵闹的景象。将要走了,却也有点淡淡的留恋,毕竟在这里,我找到了未来的方向。

今天早晨又去了La Jolla Beach.海滩铺满了大团大团的海藻,并不整洁美丽。但走在海边,感受迎面而来的海风,呼吸新鲜的空气,仍然是很舒适的。远处海天相接的美景,让人心中充满了安宁。

这个暑假,虽然只有两周的时间在家,但希望能好好地陪一陪家人。去看望多年未见的老人,告诉他们我很好。和父母谈天说地,讲讲未来的规划。和朋友聚会,如果大家在家乡的话。只是希望这些感情不要淡去。

Advertisements

生命的无限可能

昨晚看到一位好友在blog上写:“没有工作纠结找工作,有了工作又纠结工作本身。”她这个暑假找到了一家不错的公司,决定休学一年工作为先。也许是工作之初的不适应,让她常常感慨社会和学校的不同;也许是年轻对未来的太多不确定,让她担忧自己会不会变成自己都不喜欢的人。不过凡事都是尝试过才知道,learning by doing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就拿我现在做的research assistant来说,和我想象中的也相去甚远。以我现在的level,只能在处理data之中获得一些基本的idea,看一看其中的patterns,关于一个现象有什么可能的argument.更加深入的分析,需要对于这个学科和对于社会的深入理解作为支撑。”have a flavor of what research is about”是我的目标,而我认为自己已经达到。

读冰心的《寄小读者》,其中有一段对于生命的阐述,让人动容,特摘抄如下:

世界上一切的事物,只是百千万面大大小小的镜子,重叠对照,反射又反射;于是这世上有了这许多灿烂辉煌,虹影般的光彩。没有蒲公英,显不出雏菊,没有平反,显不出超绝。

所以这世上一物有一物的长处,一人有一人的价值。我不能偏爱,也不肯偏憎。悟到万物相衬托的理,我只愿我心如水,处处相平。我愿句话在我的眼中,小视了她的富丽堂皇,蒲公英也解除了她的局促羞涩,博爱的极端,翻成淡漠。

人生本有多种的可能,可是我们常常让身边的人或事拘束了自己。

从学校回家的路,是我遐想的旅程。或者我可以做一个摄影师,记录自然界的美丽和忧伤。对了,还可以学几米,给图画配上箴言,结集出版,给人们更多的启示。我也可以做个画家,或者只是个“画画的”,在海边架起画布自由抒发心中的情怀。又或者,在交响乐团做个打杂的,偷听他们平时的排练,悄悄地编织着自己的和弦。

还有更加实际的。也许我可以做个健身教练。虽然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和考试,可是在完成自己的蜕变之后再帮助人们达到想要的状态,一定会让我很有成就感。

Carla Bruni的L’Amoureuse,表达了这种自由的情怀:http://www.youtube.com/watch?v=Me7wlASiKUg&NR=1。我本以为这个词是山川海洋之类,没有想到是“恋爱”的意思。也许自然和爱给人带来的温暖愉悦是相通的吧。

Sunset

A miscalculation of bus schedule allowed us to appreciate the sunset at Carlsbad beach, San Diego.

生活在于尝试

在网上搜索“夏天应该喝什么粥”,答案里的“黄瓜粥”以其简便易行而进入我的视线。本来想做高级点的,比如冬瓜老鸭汤。可是人在异乡,冬瓜和老鸭这两个主料都不易找到,于是只好作罢。

网站上的做法是这样:

原料:

大米100克,鲜嫩黄瓜300克,精盐和生姜少许。

做法:

1、锅炉内加水约毫升,置火上,下大米生姜。

2、武火烧开后,改用文火慢慢煮至米烂时下入黄瓜片,再煮至汤稠入精盐调味即可。

工序简单到想把它搞砸都有些难度。成品有姜的香味,辛辣爽口,有益健康。如老人常说“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

开始留意所谓“养生”也是最近的事。不是因为太闲,而是因为想要在年轻的时候培养自己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几个月前尝试做gym的时候,浑身的懒惰细胞都开始造反,每天都是挣扎着去做运动。可就这样磕磕绊绊坚持了一个月之后,便也习惯了,后来甚至开始enjoy这个过程。每次从gym出来,生活仿佛变了一副样子,整个人充满了精力,用室友的话来说就是“像打了鸡血一样”。

人最大的困难在于自己。如果说服了自己去做一件事,最难的一部分就已经完成了,无论后面有多少问题都能坚持下去;如果抛开了自己害怕失败害怕被人嘲笑的顾虑,人生的天地就自然会广阔许多。独在异乡为异客,孤寂迷茫是难免的,但只要把自己做的每件事当做是有益的尝试,生命的路就会越走越宽。

How are you

Typical American way of greeting. I don’t think there is any emotion in this sentence, even though people say it in different tones. It’s just a nicer way to say “hi”.

How are you? I didn’t greet this way before I came to the US. But environment  changes  people. Now I’m doing this as well. A certain language always conveys particular values of life, and styles of expression.

So how would you reply to the question “How are you”? For me, the answer is “good”, or “great”. Some like to say “not bad”. In Chinese we have a similar expression, and it in fact means “it’s good, but I don’t want to say it”. I guess Americans are more optimistic. Maybe “not bad” is in fact “bad” here.

How’s my day? Nothing special. A quiet person does not need so much attention. She doesn’t need so much noise, either. If she needs it, she will find it herself.

正向的时光

读林清玄的散文集《一滴水到海洋》,其中有一篇短小精悍的文章叫做《处处莲花开》,耐人寻味。引文如下:

生命里有许多正向时刻,也有许多负向时刻,一个人快乐的秘诀,便是抓住那正向的时刻,使它更充盈;转化负向的时刻,使它得到清晰。

有人对我们深深地微笑;乡间道上的油麻菜开花了;炎热夏天午后突来阵雨和凉风;一只蝴蝶突然飞过窗边;在公园里偶然看见远天的彩虹;读一本好书,听了一段动听的音乐… …

每天,有一些些正向的时光,便有好心情走向明天;时时有正向的时刻,生命便无限美好,日日是好日,处处莲花开。

我也经常有相似的感受。每天清晨,见到太阳冉冉升起,无论前一天有怎样的沮丧失望,都会对自己说“Today is a new day!” 而走在路上,若是有人向我微笑,或者只是一声爽朗的”good morning”,都会让我心情大好。

看一看我这个博客,记录的几乎都是这种快乐的心境,可这并不是因为我从来不会悲伤不会难过。快乐与幸福才是值得记录的,因为正向的时光可以给我们能量。至于消极的情绪,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7月4日

独立日的美国,没有太大的不同。清晨和室友去到沙滩散步,夏日的热气中,衣着清凉的人们在沙滩上跑步,散步,或是打沙滩排球。八点钟的太阳,似乎也不是那么耀眼。

这个城市,永远给人健康而有活力的感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许就是如此吧。

没有太多的庆祝,超市里的气球,夜晚的焰火,表达着人们的自豪与激动。平静之中,也许蕴藏着深深的自信吧。